股权之家  —— 提供优质股权的投资信息

当当卖身早有征兆,看李国庆两年前如何预见未来?

  • 投资走向
  • 来源:IPO股权之家
  • 阅读量: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3-16 11:58:28

摘要:“回归A股选择很多”、“都在洽谈中”、“有资本追逐是一个公司价值的体现”。3月13日晚间,当当网CEO李国庆首度对于被海航系公司天海投资收购的传闻作出回应,俞渝也对吴晓波的文章《谢谢李国庆》回复到:当当在图

“回归A股选择很多”、“都在洽谈中”、“有资本追逐是一个公司价值的体现”。3月13日晚间,当当网CEO李国庆首度对于被海航系公司天海投资收购的传闻作出回应,俞渝也对吴晓波的文章《谢谢李国庆》回复到:当当在图书的销售量,不是“微弱”优势,是绝对优势。并明确表示认同“千亿京东,利润不如百亿当当”的观点。夫妻俩上述一系列表态无不透露着对当当价值的自信。据新京报报道,目前双方交易仍在进一步谈判之中,其中一个关键点为天海投资的出资额。目前有媒体爆出天海投资或出资5亿美元至10亿美元,但是,这一金额尚在谈判之中。

其实,早在两年前,《艾问人物》创始人艾诚在专访李国庆时,从他的自评以及对京东刘强东、阿里马云、小米雷军的评价中,已经可以了解到李国庆在当时是如何布局的,从今天看当时他的言论,更能明白导致如今现状的原因。以下为《艾问顶级创客之不死法则》采访李国庆的视频:

为何拒绝互联网高富帅三次“求爱”?

李国庆说:“天地孤影任我行,世事苍茫成云烟”。吴晓波说:“见此句时,竟想起了陈寅恪的那句‘一生负气成今日,四海无人对夕阳’。”心境如出一辙,才高气傲,但寂寞而悲凉。

当当似乎要卖给海航了,一个写诗的创业者要委身一位戴手串的大老板了。

有人说,李国庆抓了所有的好牌却硬生生给打臭了。李国庆与妻子俞渝于1999年创办当当网,由于妻子在美国亲眼见证了亚马逊快速发展的过程,亲自体验了网上购书的快速便捷,两人商议之下,一致认为这种便捷的互联网消费将会成为未来的主流,便决定学习亚马逊的商业模式。

对图书出版行业的熟悉,加之创业的一腔热情,李国庆夫妇很快令当当走进投资者的视野,在2000年2月便获得了首轮风险融资。仅5年时间,当当网就获得了“中国互联网产业调查'B2C网上购物'第一名的称号,并在2010年成功赴美上市。据易观发布的《中国网上零售B2C市场季度监测报告》数据显示,上市时的当当在B2C市场的份额有9.2%;同时,年图书销售额超过100亿元,占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50%以上,稳坐国内最大网上书店的宝座。

这时候,资本凭着灵敏的嗅觉闻到了当当网的价值。

2004年,亚马逊提出用1.5亿美元收购当当70%、甚至90%的股份,而李国庆的底线是20%至25%,此事便无疾而终。

2013年,百度提出入股当当网,最终还是因为在占股比例以及交易价格问题上没谈拢。此时,当当网的颓势已经非常明显。

2014年,当当网第三次被巨头看上。腾讯提出入股当当,欲占股33%,而李国庆只愿给出25%。随后一转身,腾讯向京东注资2.15亿美元获得京东15%股份,这一联手,给当当的发展埋下了巨大的隐患。

曾经三次嫁土豪的机会,都被倔强的李国庆放弃了。为何李国庆如此执着于公司的绝对控制权?

生于皇城,长于皇城,1983年以北京市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大社会学系。毕业于北大,学生会副主席,官员下海,成功上市……种种人生经历交织在一起,塑造出了他骨子里指点江山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鲜明个性。

2年前,在《艾问人物》创始人艾诚采访李国庆时,他回忆道:在亚马逊想要收购当当之时,他和妻子俞渝商量:“给我5年时间,当当市值可翻十倍;给我3年时间,市值至少可翻三倍。我能把它做大,卖给他我套现了又能做什么?一旦卖给他,我的图书企业帝国梦就破灭了!”李国庆不想追求企业利益最大化和个人财富最大化,而想追求对社会有价值的事——“这社会没变,我也踢它一脚,能不能当匕首,就不知道了”。李国庆出生于1964年,他承认“达则兼济天下”的思想——“用冯仑的话是老想当伟人”——也许是60后共同的精神归宿。

十几年前,前北大学生会副主席拒绝了亚马逊的控股邀约;如今,高干子弟、前北大学生会主席戴威拒绝了滴滴的控股邀约,何其相似。或许,对于有些人来说,成功并非名满天下或登顶首富之位,而是情怀与理想的坚守。也许,对颜如玉一往情深的李国庆,并不在意黄金屋到底有多大。

夫妻店贱卖,当当到底姓李还是俞?

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中,不少带有浪漫的爱情故事。与当当同年“出生”的阿里,是马云和妻子张瑛一起创立的,在阿里发展壮大之后,杭州第一夫人张瑛说:“我刚想在阿里大干一番的时候,马云就把我踢了出去”;当当网的竞争对手京东,连名字都是刘强东从自己和前女友的名字中各取一字组成的。后来经营者都只剩下了其中一方,另一方往往因为各种原因退出。

当当网不同,从成立至今近20年,李国庆和俞渝一直都在一线并肩作战。对于外界来说,俞渝李国庆一直被誉为创业的模范夫妻。1996年4月,李国庆在美国认识了俞渝,三个月后两人闪婚,共同回国创办当当网上书店。伴随着当当网登陆纽交所,两人在事业上也达到了一个巅峰。

俞渝的严谨保守和李国庆的随性肆意,两个人完全的默契和平等,让当当熬过了漫长的岁月,也在新的变化前心力交瘁。俞渝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如果有选择的话,我是绝对不可能再和李国庆一起创业了。”李国庆曾说:“俞渝很强,我也很强。”所以在管理上很难说服彼此,谁是一把手的问题纠结不清;而且,最大的损伤是对家庭和谐的破坏,本可浪漫话家常,却要理性谈工作。

据媒体报道,此次海航计划收购当当,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开始洽谈,但是因为李氏夫妇的想法不能统一,才一拖再拖。而在海航发布公告前3天,李国庆发布了这样一条朋友圈:

所谓的婚姻就是......有时候很爱她......有时候想一枪崩了她......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她爱吃的菜......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......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......

如果说曾经三次拒绝抱大腿,是俞渝对李国庆的妥协;那么这次委身海航系,或许是李国庆对俞渝的妥协。当当到底姓李还是姓俞?这个问题并不重要,也很无聊。俞渝说,初心,永远是我们的原点。如吴晓波所言,李国庆可能不是一个卓越的、兼具雄心野心的互联网企业家,但直到今天,他仍然是中国图书业界最大的“大佬”,他一直在呵护自己的那份初心——图书情结。

互相牵制,或许可稳,但在风云变幻、战战兢兢的互联网时代,入局者都在一路拼杀刺刀见血,身处”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“的局面,求稳的格局,坚守的情怀,排斥擦边球的手法,显然并不适合这个弥漫着血腥味的战场。烽烟起,似浪淘沙,当当是否做一个商业帝国的文化电商藩王会走得更好?从帝王到藩王,既坚守了初心,又守住了情怀,还有大腿可抱。

被京东赶超,究竟问题出在哪?

除了ABT(亚马逊、百度、腾讯),在黄金时期的当当眼中,京东根本不值一提。

那会,如果说赴美上市、估值23亿美元的当当是家乐福,那么说京东是京客隆都有点勉强。那时,京东缺钱,刘强东一边到处找融资,一边咬牙宣布了开拓图书音像业务,然而当时当当一天的图书订单是150000单,而京东只有3000单左右。

看起来胜负早已定调,但命运就是如此奇妙。

8年以后,当当卖身海航时,身价不足10亿美金,而京东的估值已经达到600多亿美金。

中间,当当尝试了服饰特卖,尝试了家居品牌和美妆行业,还早马云两年推出了电商节日。他想要去看更大的世界,但却始终处于被动的状态。那时,他不懂“生态”二字的意义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不舍得烧钱,也看不上其他电商。

移动互联网来势汹汹,人们见证过美团和大众点评争用户,见证过滴滴快的补贴大战,也见过摩拜、ofo竞相铺设产品,然而在烧钱还没成为普遍共识的几年前,一身正气的李国庆怎么可能接受如此极端的冒险主义?让他感到意外且嗤之以鼻的是,刘强东就一个字,烧!虽然这项技能后来被移动互联网弄潮儿们发扬光大,但那时李国庆没学到。

甚至多年后在《艾问顶级人物》的节目中,李国庆仍然认为创业者们不应该学刘强东,“一般哪有一个企业要烧掉20亿、30亿美金?他就是运气太好了。”

在当当重视利润的时候,刘强东为京东图书定下了“五年不许盈利”的任务。要知道,在互联网生态中,就算产品不挣钱,甚至是赔钱,也需要通过低价迅速拉升流量,获得巨大的用户基数。一旦有了用户粘性,挣钱是迟早的事。

李国庆确实烧钱了,但太少,还找错了地儿。

当时,李国庆与其他高管考虑到京东图书的销量仅相当于当当的零头,若直接迎战图书市场,自身必然损耗太大,于是绕到了京东的后院——数码3C业务(主要为信息家电产品)。2011年9月,人们发现,京东销售最好的50款电脑和手机,在当当上的价格都比京东低了50~100块。

然而,这个名为“斩首行动”的计划有着致命的缺陷,那就是没有考虑到京东在品类结构上的优势。那时,刘强东早就在大宗商品——家电行业站稳脚跟,而用户一旦培养起来,短期比小商品更难迁移。当当微薄的补贴无疑是抱薪救火,所以在当当无法拿出更多毛利再支持其扩张3C业务时,这个计划必然失败。

倔强的李国庆后来在回应为何卖3C时,说:“这个简单啊,我为了解气我也卖3C,因为我有钱我赔的起。”这样的傲慢,让李国庆已经不具备预见未来的能力了。

而竞争对手京东低至3折卖书的诚心打动了用户,更可怕的是,头天晚上下的单,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敲门送到了。京东图书终于和自有物流系统形成了合力。2012年刘强东说,“京东就是要娇惯消费者”,这样的远见让刘强东终于接过了李国庆的交接棒。

如今,李国庆曾经看不起的京东金融已经掰回来,并且革新了品牌,利用人工智能来驱动新零售。

而当当一开始对标的亚马逊,对人类整个商业领域的颠覆和震撼已经超过电商领域,如今钻研的物联网甚至可能让大量企业(包括谷歌等)存在的意义消失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当当要么被并购,成为子业务,要么拓展自身业务,成为囊括一切的巨型企业。未来,是技术、场景、生态系统的结合。

《艾问人物》创始人艾诚想说:

李国庆是做图书起家的,这个行业成本低、成长迅速,但可能难以打破小富即安的魔咒。有一个统计是,在实现规模盈利之前的八九年中,当当网只“烧”了约4000万美元,是B2C电商公司中是烧得最少的。

但李国庆一直坚持着“文化电商”,甚至用传统文人的自矜来抗衡巨额资本。他对过程正义的坚持是对自我的坚守,毕竟读书人的事,重在“诚其意也”。同余渝夫妻档的妥协,更是有着或许不足为外人道的纠结与痛苦,也有自己追求的情怀与生活。被海航收购后,李国庆或许在商业上不再那样耀眼,但在自我的世界中,永是明珠。那么问题来了,你买书是上京东还是当当呢?

(源自艾问人物)


评论



评论内容:

关键词:
×

在线预约

咨询客服

咨询客服: 点击咨询

客 服QQ:362759585

联系电话:400-820-8529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9:30 - 18:00

反馈意见

返回头部

点击收起
会员特权
  • 会员享受免费解决投资难题
  • 会员特权资料查看
  • 线下1对1投顾服务